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网站地图 | 手机版

中国项目招商网

首页底部980X100广告位
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招商政策 > 招商资讯

招商资讯

招商“入不敷出”背后有何猫腻

发布日期:2014-07-22信息来源: 新浪点击: 我要评论()

 一份反映给黑龙江省委巡视组的实名举报称,2013年6月,国企哈尔滨好民居公司与北京易品雅居公司签订协议,易品雅居公司将投资6亿元兴建十里河灯饰哈尔滨店。岂料,在实际履约过程中却完全不一样,灯饰城大楼由好民居公司实际出资建设,随后又以不公开招标的形式低价出租给易品雅居公司。如此“合作”是否可以因为披上了“地区重点招商引资”的红盖头,而躲避纳税人的监督?

  □本报记者张冲

  □本报通讯员张强

  近日,黑龙江省委巡视组接到实名举报:作为哈尔滨知名国有企业的好民居投资发展有限公司,将自建的一栋7万平方米的商服大楼出租给“招商引资”企业北京易品雅居公司,用来打造十里河灯饰城哈尔滨店,其间未经任何公开评估及招投标程序。举报人称,这当中存在严重的国有资产流失。

  这其中究竟是有人损公肥私,还是政府摊派招商任务带来的“饮鸩止渴”?为找寻问题的答案,记者进行了多方调查。

  国企出租大楼入不敷出?

  好民居公司一位员工介绍说,位于哈尔滨市道外区的哈尔滨好民居投资发展有限公司成立于2008年,是由哈尔滨市棚改办牵头,哈尔滨住房局下属的几家国企筹资5000万注册资金成立的自负盈亏的新国企。好民居公司一直以来都是以承接各种政府棚改工程和保障性住房为主的国有独资开发企业。

  今年6月,哈尔滨市民关先生向黑龙江省委巡视组实名举报称,国有企业好民居公司在建设道外区居民回迁工程的陶瓷小区过程中,将一栋建筑面积约10万平方米(包括地下3万平方米车库)的商服楼整体出租给北京十里河灯饰城,租金为每年1200万元,且前两年免租,如盈利后可增加600万元,双方的合同一签就是20年。

  这封举报信还提到,仅以地上7万平方米的每平方米成本造价为6000元至8000元估算,这栋商服楼就价值四五亿元。按照目前的银行贷款利率,贷款建设该楼每年的还款利息就高达3000多万元,而租金价格还远不及还款额。除此之外,十里河灯饰城并未向好民居公司缴纳任何费用,却已经开始铺面招商,这是商业行为中典型的“空手套白狼”。关先生很不理解,如果政府部门依法公开招标的话,完全可以引入良性竞争,有益整体经济发展,也可避免滋生腐败。

  招商不敢过多设置门槛?

  根据举报信内容,今年6月25日,《法制日报》记者来到好民居公司进行采访核实。

  “目前好民居公司的还贷压力非常大,在建的很多项目,包括回迁项目的陶瓷小区都有高额的银行贷款,员工的工资发放都很紧张。”就在办公室主任杨占国向记者苦诉公司发展前景时,副总经理徐林回到了公司,听说记者要采访关于十里河灯饰城租用好民居房产的事情,徐林表示具体的租金不能透露,理由是涉及到商业机密。

  这位徐经理还建议记者应该就此事采访哈尔滨市国资委、哈尔滨市住房建设发展集团有限责任公司、哈尔滨市道外区政府。“他们都是我们好民居公司的上级主管部门,正所谓‘婆婆’多,受的限制也多,对于这个项目,也许这几个政府部门更了解情况。”徐林说。

  见记者没再问具体租金的问题,徐林点燃一支香烟后表示可以随便聊聊。徐林说,新市长上任以来给各个政府委办局都下达了招商引资的任务,北京十里河灯饰城的这个项目应该是道外区政府的一项功绩。

  好民居公司作为一家国有独资企业,10万平方米的大楼招商是否经历过完整的评估以及招投标过程?徐林表示,这属于招商引资的项目,哪还可能设置条件门槛,哄还哄不过来呢。“我个人认为,一栋商服楼租金的价格高低,不能单一的看,应该从整体进行考虑,比如进驻一个有分量的知名企业,很有可能将周围的商铺带火,我们就可以对周围房价进行上调,这是需要整体考虑的事情。别说是低价出租,就是零价租,甚至赔钱招商都是值得的,因为企业开发可能更看重的是整体价值。”徐林说。

  招商企业“空手套白狼”?

  出租给十里河灯饰城的7万平方米的大楼建筑成本大约是多少钱?好民居公司有没有向银行贷款?徐林回答说:“5亿元左右,平均价格是每平方米6000元至8000元。目前这个项目还没有贷款,一方面是我们好民居公司这些年经营也积累了不少资金,目前的净资产大约在十几亿元;另外,按照开发行业的潜规则来说,开发商都会在先得到土地之后由建筑商垫资建设,大约建设到4层左右时再用现有资产向银行贷款,然后逐步归还承建商资金,同时楼盘开始先期预售。”

  十里河灯饰城交付合同约定的租金了吗?徐林说,还没有,因为这个项目是年初才开始动工的,目前才盖了两三层,双方没有进行交接,也就无法兑付租金。

  6月25日下午,记者来到位于道外区东大新街上陶瓷小区建筑工地,只见建筑工地竖立着六七座塔吊,主体结构已经起了2至3层左右,外墙上悬挂着“十里河灯饰城”广告宣传板。招商处的工作人员用略带遗憾的语气反问记者为何不早点来,铺面招商工作4月份时就已经开始了,目前灯饰城大约不到200个商铺已经全部招满,并已经开始交纳租金了。

  记者了解到,该商铺为地上4层,地下1层,总面积达10万平方米,同时包括地下停车场及库房。灯饰城内最便宜的铺位位于商场4楼,但最低的也是每年40万元。一楼的租金最贵,最高的价格在100万元。销售人员介绍说,十里河灯饰城的商服楼是自己的产权,也是自主投资建设的,今年3月开始动工的,预计8月份时就能够完成建设,商户可以进场装修,准备在11月时正式开张营业。

  记者查找相关资料发现,2013年6月19日的哈尔滨新闻网发布了一则新闻:“哈尔滨好民居公司在本届哈洽会上与拥有全国灯饰流通业第一品牌的北京易品雅居公司签订合作协议:易品雅居公司将投资6亿元,在陶瓷小区内兴建面积达6万平方米的十里河灯饰城哈尔滨店。”

  记者随即与徐林取得联系,对方的回答是:“没听说过这件事啊,网上的新闻应该不准吧,要是报纸上的新闻还比较可信。”

  随后记者经过查询确认,这则相同内容的新闻同样刊登在《哈尔滨日报》上。当记者再次致电徐林时,他的答复是,这篇新闻他并不知道,目前6亿元资金也还没有到位。

  赔本买卖为何要做下去?

  根据我国相关法律规定,国有资产监督管理机构应当建立企业国有资产产权交易监督管理制度,加强企业国有资产产权交易的监督管理,促进企业国有资产的合理流动,防止企业国有资产流失。就此,记者与哈尔滨市国资委取得联系,并提交了采访提纲。

  随后记者又与哈尔滨市住房集团一负责宣传的工作人员取得联系,对方听说有人举报其下属的好民居公司可能存在国有资产流失的问题后反问记者:“举报问题不是应该到纪委吗?记者还采访这种事?”这名工作人员最后表示会请示相关领导后考虑是否接受采访。此后,记者再未接到哈尔滨市住房集团的任何反馈信息。

  6月27日,哈尔滨市国资委宣传部长陈红给记者打来电话称,好民居公司属于三级国企,国资委从未对其直接监管过,始终是委托给哈尔滨市住房集团对其进行监管,并且已经将采访提纲转交给住房集团。

  7月2日,好民居公司办公室副主任张吉带着公司法律顾问找到记者,表示国资委和住房集团两家上级主管部门将记者的采访提纲转交给了好民居公司,所以还得他们接受采访。交谈过程中记者发现这两名工作人员所说的内容与6月25日徐林的解释大致相同,特别是二人再次强调,“我敢说哈尔滨市政府给每一个委办局都摊派了招商引资指标任务,各自都得想办法完成,十里河灯饰城的这个‘指标’会给道外区政府、哈尔滨市住房局和好民居公司记上一功”,“既然是招商引资,难免就会给一些诱人的优惠政策,要不然名牌企业怎么会来”?

  采访的最后,好民居公司的法律顾问留下了耐人寻味的话:“如果一个城市的经济环境好,自然会有外来企业主动投怀送抱。自身经营环境恶劣,靠硬性摊派招商指标,根本不是长久之计。当然,这是我的个人意见。”

  实名举报好民居公司的关先生为记者算了一笔账:建筑成本就高达5亿元的商服大楼,按照一般的银行信贷利率8%计算,开发商每年仅还利息就高达4000万元。以1200万元的价格出租,假设5亿元是自有资金,大约需要42年可以收回成本;假设5亿元是银行贷款,可能永远都返不了本。

  赔本买卖为什么还要做下去?面对可能造成国资严重流失的“空手道”合作,监管部门为何未引起重视?哈尔滨市国资委为何又要将记者的采访提纲一级一级向下转交,最终给了被举报的企业?这些问题依旧迷雾重重。

  据了解,今天市民关先生聘请了律师,将继续通过法律手段解决本事件中相关人员的法律责任、政府信息披露、相关企业涉及的不正当竞争等问题。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奇瑞重工谋求改制 24亿股权招商

相关阅读

分享到:

网友评论:

表情:

  • 字体加粗
验证码: 验证码,看不清楚?请点击刷新验证码
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网站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